小脑袋撞大树

为你,嗦橡皮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今天的魔道漫画洋洋和道长出场了!!!!!黑黄藏白色调锁了!!以后再画图都有官方参考人设了!!!😭😭😭😭😭😭😭😭😭要进义城副本了!要开始死刑缓期了!!!我只想要个痛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6:30-ALL薛】缠

说一下我画这副画考虑的各个元素。(不看文字这幅图还是甜粮!)

左上——降灾的手:

①妖剑化形手上带有纹路。
②降灾的手在薛洋大脑的位置——降灾有灵,他的凶煞戾气也在影响薛洋的心性。

右上——宋岚的手:

①道士身着道袍,袖口是广袖;
②宋岚有洁癖又是正人君子,再加上两人之间的仇怨的鸿沟,他和洋的交互始终保持最远的距离。

左下——金光瑶的手:

①反光的金护腕格外耀眼,不为人注意的袍袖却逐渐渗入血色
②食指沾血在薛洋嘴角划过,一如将他收入金家成全他的意气风发,也教会他残忍的去微笑
③小指和另一只手间拉着一条红色的弦,似是有意似是无意地划破了薛洋的脖颈,一如金光瑶最后与薛洋反目清理薛洋。
金光瑶对薛洋的感情可以说是“我喜欢你,成全你,也会让你最终死在我手里。”

中间——魏无羡的手:

①魏无羡的手伸入了薛洋领口。魏无羡性格无拘无束,不会为繁琐的礼节束缚对心爱之人肉体的欲求。
②另一方面,他手指探入的位置是薛洋的心脏,一如义城篇他助蓝忘机诱杀薛洋,他最了解薛洋的心,也抓住了他的生死。

右侧——晓星尘的手:

①晓星尘是整幅图中唯一一个没有主动与薛洋互动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薛洋主动去抓住的人。他无意间闯入了薛洋生命中,被薛洋紧紧抓住,自此就停留在这里,一直到消失也没有被放开过。
②晓星尘的手是白色的,他是薛洋生命中唯一的光,握住他手的薛洋也被这“光”所感染。
③逐渐消失的手臂和半透明的袖子:薛洋握着晓星尘的手,黑暗与血腥逐渐将纯白的他侵袭。薛洋沉浸在对光的向往中却没有看到晓星尘的手臂在逐渐消失。他握住的、他玷污的、他向往的,终是一场空。

还有365天就要跨年了,回想上一次跨年,仿佛就在昨天,在这里我提前祝大家2020年快乐!!!


嚯,终于赶在18的尾巴把它做出来了。

18年发生了很多我预料不到的事情,我的心境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低谷状态,但不管心态如何,我总归是把这个从小到大的爱好坚持下来了。



我在这个爱好上用了很多时间,不知值得与否,但从来不会后悔。



之前看很多大大做了一年或是几年的年度总结,非常嫉妒他们在飞速进步,比起来我的进步就微乎其微。今天做了总结才自豪的认识到了我根本没有羡慕他们的必要——我也是我理解中“进步飞速”的人呀。

【义城组】冬至当然是要相拥取暖啦

※刚才刷晓薛tag看义城组日常突发奇想,星星就该是团宠一样的存在。

※我不管冬至过了我就要写!

※假设义城组四人“和平”相处。

~~~~~~~~~~~

冬至的晚上,义城四人围在桌前吃着热腾腾的饺子,一谈一笑,其乐融融。

晓星尘微笑道:“我昨日躺在床上觉得被衾冰冷四肢发寒,原来是冬至到了。蜀中阴冷,义城的冬天更是不好过,须给你们添些被褥衣物才是。”

薛洋笑嘻嘻地盯着晓星尘,心想:

道长觉得被衾冰冷四肢发寒是因为冬天到了道长一个人在床上睡会冷,如果是两个人相拥取暖的话当然就不会了,所以道长这么说——是需要我暖床啊!唉,道士就是道士,要我一起睡就直说嘛,装什么清高!

---------

入夜,薛洋在晓星尘入睡前悄悄钻入晓星尘被窝,在被窝里翻来覆去,想着一会就要和晓星尘相拥取暖了,又紧张又兴奋。

黑暗中他听到有人走来的声音赶忙安静,想给晓星尘一个惊喜,他待晓星尘掀开被子躺下后突然一个翻身从背后抱住他。

晓星尘抱起来比他看上去要健硕,也难怪,他从来都穿着宽松的白色道袍,显得身形单薄,其实习武之人哪有那么瘦弱的。

薛洋感受到怀中人身形一僵随后又开始颤抖,似乎是被他吓到了,笑嘻嘻地凑到他耳边暧昧说道:

“道长你一个人睡多冷呀,不如我们来相拥取暖?嗯?”

他正要舔上晓星尘的耳垂,突然被一股劲力往后一推,险些被推下床。

他有些诧异,就算不满他的轻浮行径,他的道长也不该对他这么粗鲁的。待看清了“晓星尘”的脸后,薛洋诧异转成了满腔怒火。

“怎!么!是!你!”

----------

阿箐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发现了,耳根有些发红。

她不想和道长一起睡的,毕竟男女有别,授受不亲。她只是听道长说晚上睡觉手脚冰凉,猜是道长体寒,想偷偷缩在床脚把被褥捂热就走。结果还没来得及走就听到了动静,猜是晓星尘上了床。她怕被发现后在道长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想等晓星尘睡着再悄悄溜走。

没想到这个“晓星尘”上床后一改他平时的温文尔雅,不断在床上裹着被子翻滚,好几次差点踢到阿箐。

没想到“晓星尘”躺下后又来了一个人,两人暧昧地窃窃私语了什么,正当阿箐以为他们要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脸红到耳根时,“晓星尘”一声爆喝掀开了被子。

阿箐双手捂脸蹲在床脚,看着床头大打出手的两人,几次三番想插嘴解释什么,但她的声音在“乒乓叮咣”的打斗声和毫无间断的怒骂声中显得微不可闻。

“不知廉耻的混账!这么晚了你在星尘的床上做什么?”

“我不知廉耻?是哪个不要脸的东西一声不吭地爬上道长的床?”

“星尘说他冷!之前他初下山的冬天我们都是同榻而眠的!你这般缠着星尘又算什么?”

“放屁!你以为我稀罕!我可是晓星尘暗示才来的!”

阿箐看着打得激烈的两人,表情由最初的尴尬变成了鄙夷。

解释是不必要了,或许他们根本腾不出空来管自己吧……

----------

晓星尘将最后一捆茅草放在空棺中,伸手把它们铺平,压了压感受下厚度,抬脚迈入棺中躺下。

他将四周零碎的茅草盖到自己身上。

果然,被褥受潮太冷了,还是把茅草铺在空棺中睡会暖和些。

晓星尘满意地笑了笑。

过两日一定要给他们安置冬被了。

只是,不知道他们三个都去哪了?

E.N.D.

续黑暗料理烹饪梗,这次是云梦双花手拉手做饭啦!
(请联动合集上一篇)

天啦我要怎么画蓝大的发型才能不像帽子。

今天看到 @豆壳 太太的曦澄烹饪梗,被萌到爆炸,就摸了条鱼。
p2是太太的原图。
强烈吹爆这个太太!太太的曦澄短漫让我入坑!

恋爱中的人五感都是被蒙蔽的。

是 焕焕@甘甜如饴. 的梗,宋晓两人初见薛洋觉得他“奶凶奶凶”的。


本来想24h活动发出来的,但觉得屯太久了自己就对这个条漫没有热情了,决定现在发出来。活动图还是赶稿比较快乐


敛芳尊表示孩子大了不中留。

放一个整理好的《补魂手记》txt链接,前几章略有修改: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l-AEYnuOHI6xr87LaYJcyA

提取码:8epp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我是个拖延癌晚期患者,说要出的本子终于出啦。

先试验印了三本,因为不怎么混圈认识的人少又请不起staff,排版和封图全是自己做的,内容晓薛晓无差,无肉无番外(番外难产了),和上面分享的txt是一样的,可以说是最草率的本子了。【不过星兒画的配图不草率!!!】

无料本已经roll出去了,谢谢大家。

小洋洋养成攻略①

○昨天画小团子的时候脑中跑了好多奶爸道长带小洋洋的画面,决定写出来。

○小团子的设定大概撞梗了很多文,像“和xx大大写的好像”请不要告诉我。写这个系列纯属自娱自乐,没什么主线剧情,只想无脑发糖。

○只写日常,有脑洞就写,不一定会完结哦。也欢迎道友们提小洋洋和道长的脑洞!

~~~~~~~~~~~

晓星尘双手支颐面色凝重地开口:

“所以说他现在这个样子都是误食了你的人参果所致?”

“哎呀,真是抱歉了。我偷偷用药水泡这个人参果本来想耍一耍蓝湛的,没想到被他吃掉了。”

魏无羡嘴里说着抱歉,辞色诚恳至极,如果没有爱不释手地揉捏桌子上的小团子,晓星尘还真以为他很愧疚了。

巴掌大小的小薛洋眼泪汪汪地眨巴着眼睛,肉嘟嘟的小脸被魏无羡揉圆捏遍,小拳头不断捶在魏无羡手心却无济于事,气得他嗷嗷叫。

晓星尘不忍心,把小薛洋从魏无羡的魔爪中救了出来,语带责备道:

“且不说他现在这样是意外,就算你真的把人参果给含光君吃,也是太过分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一不留神——”晓星尘忙捞了一把爬到桌边险些掉下去的小洋洋,松了口气继续道:“这么小的身体,又是幼子心智,一不留神就会受伤了。”

见向来好脾气的晓星尘都动怒了,魏无羡忙双手合十连连道歉,慌忙道:

“小师叔你听我解释,我也不知道那药效这么强,本来想保持心智只缩小体型,没想到会这样。不过小师叔你放心,药效最多持续一旬,过了这段时间他就会恢复了!你要是生气我可以照顾他,保证到时候还你一个正常的薛洋!”

晓星尘看着面前这个郑重其事发誓的人,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了一脸的不靠谱,脑海里瞬间浮现了小薛洋被失手摔死、烫死、踩死、吃不该吃的东西辣死的画面,于是谢绝了魏无羡帮忙带孩子的补偿。

果然,自家的孩子还是要自己带才放心!

他抱起小洋洋准备离开,小洋洋意外地有点舍不得魏无羡,扳开晓星尘的手跳到桌子上冲魏无羡跑过去。

然后在魏无羡期待的目光中——

狠狠咬了他准备抱自己的咸猪手。

这次嗷嗷叫的换成了魏无羡,晓星尘无奈笑了笑。

牙都没长齐就要咬人,这么记仇的小团子只能是小薛洋本洋了!